第五十一章:忠心

第五十一章:忠心

苏叶站在安流婷面前,微微扬起的手表明了刚才那声清脆的巴掌是从她这里发出来的。

“苏叶。”柳七七看着那个自己刚收来的小丫头,微微颤抖的右手还有满脸的愤怒,好像还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感觉,或许,她从来都没有了解过这个小姑娘,不过,她不讨厌,温和细心是她的表象,但像现在这样,也是应该有的,况且,她打人也是因为自己。

“你个贱丫头,竟然敢打我。”安流婷气不过,刚扬起了手,就被苏叶握住。

“打你又如何安小姐,望你自重,你想怎么骂我打我都随你,但是,你若再对我家御医出言不逊,我不介意再打你一次,就算你有本事把我弄出宫,我也奉陪。”苏叶原本温和的眸子变得凌厉起来,一顺不顺的盯着安流婷,她是真的气不过,这样好的御医,这种诅咒人不能长命的话她怎么敢说的出口。

“苏叶,过来。”柳七七才明白过来,虽然她猜到苏叶打安流婷是因为自己,但是没想到是因为安流婷说她不能长命才打人的,不过,打得漂亮。

听到柳七七喊她,苏叶立刻收了手,站到了柳七七后边,“御医”虽然刚才是打了人,但是她还是有一些紧张的,手比脑子动的快,她也不后悔自己打了人,大不了出宫就是,不能再让御医因为她再受委屈,她担心的是给柳七七带来麻烦,那她可真的没办法原谅自己了。

“柳七七你养我扔了的狗也就算了,这随便咬人的性子也是跟你学的吧,敢打我,你今天”

“啪”

安流婷还没说完,就感到另一边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,比刚才有过之而不及,生生阻断了她说的话。

“真烦。”柳七七冷着一张脸,动了动刚才打人的手,“打你怎么了我的丫环在替我掌嘴,教教你怎么对朝廷在职官员说话,本官可是按照宫规打得你。”

柳七七突然凑到她的耳边,“这一巴掌,是替我的丫环要回来的,其他的帐,我先给你记着。”不大不小的声音,刚好够两个人听见。

“既然安小姐没什么事了,那本官就先走了。”柳七七拉了拉身上的披风,缓步离去。

还沉浸在柳七七刚刚打人的震惊中发愣的苏叶,看了一眼安流婷肿起来的右脸,自己打的倒是轻了不少,一巴掌把人脸打肿起来,御医真是厉害,她笑了笑,赶紧跟上了离开的柳七七。

“柳姑娘这,还是不能轻易招惹。”暗魅摸了摸自己的脸,他在远处看了整个事情经过,看看那安家大小姐脸上清楚的巴掌印子,就能知道柳七七下手有多重,那可是小姑娘好生将养的容貌啊,这样一来,没个三五天肯定好不了了。

“她自找的。”暗煞眯了眯眼,柳七七动作虽然隐秘,但是他还是看到了柳七七打人之前在手上抹了些什么,不过,他可不想管。

暗影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尉迟慕卿,他们在收到暗魅传来的消息后才赶过来,虽然不是从一开始看到的,但是猜也能猜到安流婷说了些什么,尉迟慕卿脸色和平常一样,不过,骤降的大气压表明了眼前这位主子已经怒了,可怜安员外有个这么蠢的女儿。

尉迟慕卿又站了一会,然后转身离去。

安获,呵。

“御医”苏叶看着坐下抱起桌上的阿七一言不发的柳七七,握紧了手,有些不知所措,虽然到后来柳七七的反应是在维护她,但是确实是她主动打的人,这人还有些特殊,御医该不会是生气了吧。

“恩”柳七七好像才缓过神来,看到苏叶一脸紧张,就明白了她在想什么,这丫头怕是第一次打人,还是打的原先的主子,难免会让人觉得她有些世故,刚刚她是在想她用在安流婷身上的药能让她舒服几天,她好像一生气没控制住,用多了些,“算了,不过是多难受几天。”

“御医,您是不是还在生气啊,奴婢不是故意的,还,还请您注意身子,奴婢”苏叶听到柳七七说难受,整个人直接跪了下去,是她做的不对让柳七七难受的,真是

“不是因为你,快起来。”柳七七有些想笑,自己刚才出神没拉回来思绪,让她误会了,索性直接打断了苏叶说话,托了她一把,将她拉了起来。

“御医,奴婢”苏叶低着头,不敢看她。

“说了多少次,不用跟我自称奴婢,你再这样,我可真生气了。”

“奴”苏叶还想说什么,看到柳七七真的要变脸色,才赶紧收住,“那,我”

“我没生你的气,刚才说的与你无关,相反我还很高兴。”柳七七见苏叶终于稳定了下来,才开口说话。

“高兴”苏叶一脸疑惑,御医她高兴什么

“原本我也是打算打安流婷一巴掌的,总不能让她欺负了我的人,没想到,你出手比我还快,还是因为她说我不能长命打的,你是在替我出气呢,我怎么会生你的气。”为了让苏叶安心,柳七七难得多解释了几句,能不能长命她也不在乎,只要能做好自己的事,长命短命,于她而言,不过是一样的。

“御医,您都知道啊。”原来她打人的原因柳七七都知道。

“是啊,我高兴可不是因为你替我出气,而是原来你也会生气,我一直以为你这丫头总是温和柔弱的样子,今天可是长见识了,不过,做人就该这样,下次你打人的原因可以是你自己,只要你问心无愧,尽管来找我。”柳七七深知打铁要趁热的原理,这她今天好不容易碰到了这么好的机会,得好好改改苏叶的性子,这皇宫里,太软弱,会受人欺负的。

“御医”苏叶看着她,没想到柳七七是想跟自己说这些,她是在担心自己吗

“你今天,除了叫我就不能说点别的什么吗”柳七七双眼含笑。

“多谢御医看重,苏叶今后必定尽心服侍御医。”得主如此,万死不辞。

“你这丫头”柳七七看着苏叶,她也不过是看中了苏叶的医术,想着不能泯灭了这么好的苗子,而且这丫头的本性也不坏,才会帮她,况且她跟安流婷也是死对头,说到底她还是利用了苏叶,不过,她可不会说出来,能让苏叶尽心,也确实让她省心不少。

“再不起来,我可不扶你了。”柳七七抱着阿七,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是,御医。”苏叶也笑着站了起来,看到走进来的人,急忙福了福身,“摄政王。”

“摄政王”柳七七听到声音向后看去,一身月牙色玄衣的尉迟慕卿,让人看得有些恍惚。

“御医,我去清点药材。”苏叶识相的找了个理由离开了,把空间留给了他们。

“你怎么过来了”等到苏叶走后,柳七七才起身迎了上去,她送药晚了些他应该知道原因的啊,怎么现在过来了

“现在不能来么”尉迟慕卿伸手拉住了柳七七的小手,“疼不疼”

“呃”柳七七直接愣在了原地,这手,好像是她用来打安流婷的手,“你去御花园了”能让他这么问只有一个原因,他去过御花园了,问打人的人疼不疼柳七七感觉,有些微妙。

“恩。”尉迟慕卿也不否认,他只觉得,能把安流婷打得那么严重,柳七七肯定费了不少力气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尉迟慕卿对柳七七的在意程度,严重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

“我打的人。”柳七七无奈的看着小心给她揉手的人,他们这算不算狼狈为奸。

“以后打人不要自己动手。”尉迟慕卿像是没听懂柳七七说话似的,这种支持的态度,完全表明了他的立场。

无奈归无奈,柳七七看到尉迟慕卿这样维护自己,还是很高兴的。

“是,摄政王殿下。”柳七七像是突然想到什么,飞快的抽回了手,“别碰。”

尉迟慕卿看向她,满眼疑惑。

“我这手上有些东西还没擦,对身体不好。”她打人的时候加的料回来竟然给忘了,柳七七拿出药箱里的白布给尉迟慕卿擦了擦手,然后又给自己擦了擦才放下心。

原本在柳七七怀里乖乖趴着的阿七,突然一蹦,跃到了尉迟慕卿的怀里,那双红色的眼睛,好像还有些哀怨。

“恩”柳七七看着有些反常的阿七,不明所以,刚刚还好好的,这突然是怎么了

尉迟慕卿看着怀里的兔子,他要是没记错的话,刚才七七是双手抱的阿七,不过,他是不会说出来的。

某位权倾朝野的摄政王,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吃一只兔子的醋。

找不出原因的柳七七只能承受着来自一只兔子的哀怨,突然她感到一阵气血上涌,“咳咳咳咳咳。”

“七七。”尉迟慕卿神色一紧,放下阿七匆忙扶住柳七七,一手给她顺气,一手递给她手帕。

“咳咳,我没咳咳,事”柳七七拿手帕捂住了嘴,咳出的血,染在白色的手帕上,刺目的妖艳。

“别说话。”尉迟慕卿看着柳七七不住地咳出血,满眼的心疼,一个转身把她放到了床上,让她靠在自己身上,好舒服些。

“咳”柳七七控制不住,硬是咳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止住,原本红润的小脸现在没有一丝血色,苍白的让人揪心。

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尉迟慕卿皱着眉小心的给柳七七顺气,地上五六个染红的手帕,触目惊心。

原本他以为只是咳嗽,不会太严重,是他想的太简单了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
柳七七靠在尉迟慕卿身上,轻轻地喘气,许是在外边站的时间太长,受了些寒气,才会咳成这样。

“七七,过几日和我演一场戏。”

href"e." taret"lank">e. 全文字手打,更v新v更快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

墨千靥墨千靥说:

暂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0)
分享
追书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