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7 温馨一幕

不带刺的在一起……这句话让我的心莫名心动了一下,像是阳春白雪忽然被突如其来的春风暖化了一般,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虽然没有办法一下回到如胶似漆的地步,但是至少不再像从前那样硬邦邦的在一起了。

我的脚在靳言宽大的手掌里翻来覆去,他洗得格外细心,边洗,边用手用力地来回搓弄着我的脚底,原本冰冷的脚渐渐被热水和他的搓弄变得暖洋洋的,那一刻,无比疲惫的身躯忽然像是从脚底到心里都滋生出了一股巨大的暖流,而我沐浴在这股暖流之中,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温暖。

“好了,可以了,你也泡泡吧。”我轻轻地说道,语气放得很轻很柔。

“不的,你得最起码泡上20分钟才可以。你的手脚总是特别冰凉,我改天去问问老中医,看看怎么给你调理一下。”靳言一边搓弄着、一边十分自然地说道。

“生完球球后就经常这样,月子里常常自己起夜照顾他,现在手脚一受风就疼……”他提起老中医,我忍不住地说了起来,说着说着,却忽然停顿了,因为他抬起头无比愧疚地望着我,倒是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下去了。

是啊……那段时光是我自己咬着牙捱过来的啊,他并没有参与,现在提这些,不是显得突兀而伤感么?我不禁暗暗懊恼起来。

“对不起,以后我再也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时刻缺席了。”明明不是他的错,他却执意把所有的错误大包大揽到了自己的身上,事到如今还是这样卑微地认错。

我的心又有了一丝丝的松动,我轻轻地说:“以后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提了,往后看吧,只要球球,还有你都平安无事,就好了。”

“不,我知道你还有心结没有打开。我们必须坦然地面对过去,才能好好地走进将来。如果一直卡在那里,就根本没有办法往后走了。”靳言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。

我把干净的白毛巾递给他,他擦了擦手,我对他说:“你也把脚放进来,我们一起泡吧。”

“真的?”他的目光显得十分惊喜,一副跃跃欲试的神情。

“嗯。”我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他连忙跑到浴室里再次冲了冲脚,用毛巾擦干后,这才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我的对面,颤颤巍巍地把脚放进了洗脚盆里,然后望着我傻傻地笑着。

我没有说话,蹲下身去手刚碰到他的脚,他便连忙扶起了我的身子:“你别动,我自己来。”

“我也帮你洗洗。”我轻声说道。

他摇了摇头,他说:“不要,我自己洗。以后这些事情只有我为你做的份,你的任务就是负责好好享受我对你的照顾。”

“靳言……”听着这情话,我不由得眼眶湿润了起来。

“我在呢,不要叫我靳言了,这样显得好生疏,叫老公好不好?像以前一样。”他十分渴望地看着我。

“叫你小言吧,叫老公的话,现在还不合适。”我轻轻地说道。

他有些微微的失落,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开心的情绪,他用脚在洗脚盆里故意盘弄着我的脚底,我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“一直没敢问你一个问题,不过现在,我终于可以问了。”靳言忽然说。

“什么问题?”我有些诧异。

“我那时候一直想问你,假如球球一直找不到,我们会怎么样?”他心虚地问道,又说,“其实我刚问出口,就已经知道你心里的答案了。”

“我没有想到这个问题,因为我心里没有放弃过寻求球球。如果找不到,我想我也会花费一辈子时间继续寻找下去。你当时难道没这样想吗?”我抬起头看着他,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躺在婴儿床里的球球。

“我当然也不会放弃,但是那时候我有一个很坏的想法。”他说完,忽然狡黠一笑。

“什么想法?”

他这副坏坏的笑容我已经十分久违了,再次看到他这样笑,恍惚间竟然觉得我们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,这中间漫长的四年,仿佛如同一场梦。梦醒后,我们依然在一起。

“我想如果我们寻找了好几年还是没有找到、而你思念过度的话,我就偷偷让你怀孕,让你再生一个孩子,这样或许你的痛苦会减轻一点。”他说完,暧昧地用脚拨弄了一下我的脚。

此时已经是深夜,他说起这样的话来的时候语气一本正经,可是他的脚做出的这个小小的动作出卖了他,也让我忍俊不禁。

如果球球没有找到之前他有这样的想法,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搭理他;可是此刻听他这么说,我忽然觉得他从前可爱的那一面依然在,他还是当初的那个靳言。

他见我笑了,并没有生气,于是语气更加大胆了一些,他说:“你别光笑,假如我真的这么做了,你会不会生气?”

“不知道,我只知道,球球没有找回来之前,我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了自我,也没有了你,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和一口气。如果球球找不回来的话,可能我都不会活着了,因为那样活着,太痛苦了。”我说。

我的话让靳言惊讶得大大睁大了双眼,他看着我,忽然伸手过来摸了摸我的脸,他说:“看看这几年的你多么憔悴,每一次想到你受的这些苦,想到你一个人苦苦撑着走了这么久,我内心就特别愧疚。”

“不说这些了,不是说好了,不伤感吗?”我微微一笑,也用脚轻轻拨弄了一下他的脚。

“嗯,那时候每次见你满脸愁云的样子,我就心痛。见一次,心就痛一次。你记得我们在神女山的那一晚吗?那一晚你知道当你主动吻我的那一刻,我有多想告诉你我没有失忆吗?我那时候甚至想,算了,我们就在神女上上和大蟒过一辈子吧,别再去理会那些恩恩怨怨,别再去承受那些本不应该我们承受的东西。”靳言悠悠地说道,手在我脸上来来回回地摩挲,“你看你,这些日子哭多了,眼睛都哭坏了,现在眼角都有了微微的细纹了。”

“当时我要是知道你没有失忆,我就不会吻你了。我应该狠狠扇你一个耳光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“你以为我每一次看到你和赵秦汉在一起难道就好受吗?特别当我还不确定球球是我孩子的时候,你都不知道我每次见到球球那种复杂的心情。特别你最后为了故意气我,还告诉我球球不是我的,我气得吐血了,真的吐血了你知道吗?那时候我就觉得我不要活下去了,活下去也没有意义了,可是我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,越看球球越像是我的儿子,赵秦汉生的孩子怎么可能那么白呢……”靳言也坦然地笑着说道。

“那时候为什么陶梦然会冷不丁在我旁边投资一个农家乐?是你的主意吗?我一直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投资这个?”我不禁问道。

“是我的主意,我见你的农家乐生意越来越好,地方也不够大,但是我知道你一向谨慎不爱冒险,一定不会贸然扩张的,所以就说服陶梦然在你旁边投资,把她的流动资金一下套牢在那里,她资金周转不力了,我就可以好好进行我的计划了……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,我也不想多说。但是当初她和赵秦汉合力设计把我们分开,这个仇我不能不报。”靳言缓缓说道。

“我没想到他们两最后会落到这样的下场,真的从未想过。”说起这些,心里不免又多了一丝丝的沉重。

“小书,不要太妇人之仁了。不是他们的缘故,我们何须承受这样一场生离。我觉得他们两,是罪有应得。你都不知道当我从里面出来、陶梦然告诉我你已经和赵秦汉同居的时候,我当时心里的绝望。我当时就发誓,我一定要努力,把夺妻之仇报了。那时候,赵秦汉在我心里还是一座大山,我知道他的后台有多强硬,不过后来我渐渐发现,外表看上去再固若金汤的关系,只要你用心钻营,还是能够找到突破口。小书,我知道我在陶梦然身上花费过一些精力,但是我从没有对她用过一点点情,也没有动过一点点的心。自始至终,我始终爱的人都是你,你明白吗?”靳言表情凝重地说道。

“可你们不还是朝夕相处了两年吗?你知道你和她一起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我有多心碎吗?”我虽然心里明白他话里的含义,可是女人在面对这些的时候,总是难免小心眼,在大风大浪里翻不了船,却反而容易因为这些小小的阴沟而无法逾越。

女人天性都善妒吧,自己心爱的男人,被别人沾染了一点点,都觉得是一种巨大的污染。哪怕明白这个过程里他是情非得已,但心里还是像是蒙了一层灰尘一般。

“我知道,我也不为那些事情去解释或找借口。总之,我会在余下的岁月里好好补偿这一段时间的缺失。”靳言谨慎地回答道。

“靳言,说真的,我们爱了这么多年,你没有觉得累吗?”昏黄的灯光下,我悠悠地问道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

____恪纯____恪纯说:

暂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0)
分享
追书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