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5 托孤

“后来,我真的累了,当我弟弟生孩子的那天我兴高采烈打包行李准备回家的时候,我妈在电话那头支支吾吾地对我说,雪儿,你还是别回来了,你弟媳是个老师,她要是知道你干的是这个,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呐,你就在外面找个男人嫁了吧,这辈子别再回家了啊,妈对不住你,但是妈丢不起这个人。”小雪说着说着,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往下落。

“你们知道我当时听到这些话的感受吗?我特别绝望,原本心里的最后一个地方空了,我回头看我这些年,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。我就是一根蜡烛,燃烧了自己,把光明全给了别人,当你化为残烛的时候,他们都迎来了光明,谁还会在乎你的眼泪?”小雪句句如锥,让我的心也跟着疼到了不行。

小画也哭了,小画说:“你怎么从来都不提起的?你还装得那么开心,装得那么无所谓。你看你这病,根本就是愁出来的。”

小雪流着眼泪凄惨地一笑,又缓缓地说:“叮铛的事情,和刑风一点关系都没有。是我灌醉了他,我贪心了,我想拥有他,哪怕一夜就好。我以前流过产,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孩子了,我没想到我会怀上叮铛。我觉得一切就像是上天的安排,我很感谢上苍这样对我,让我的人生有了意义。”

小雪说到这里,笑开了,她一手拉着小画的手,一手拉着我的手,她说:“小书,小画,你们每次夸叮铛帅的时候我都偷偷乐,因为我心里知道他像谁。他真的越来越像刑风了,有时候一些小模样小举动都像他。叮铛从小就特别懂事,特别省心。哎……”

小雪长长地叹了口气,含泪笑道:“我如果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叮铛。这个病我不打算治了,我想给叮铛留一笔钱,小书你帮我保管着,叮铛以后的事情,就麻烦你们照顾了。我今天之所以说这些,就是觉得我可怜,这孩子跟着我……也可怜。”

一席话把我们都说哭了起来,三个人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,我难过得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小雪却摸着我的脸颊说:“小书,你知道吗?这一辈子,我最羡慕的人是你,最佩服的人也是你。”

“小雪,你别说什么一辈子不一辈子了,你的病只要有希望,我们都给你治。你要是觉得没家没人疼,以后我们都是你的亲姐妹,我们的家就是你的家……”小画呜咽着说道。

“傻丫头,你啊,太冒冒失失了,本来一手好牌,结果被你打得稀巴烂,怪不得你玩麻将总赢不了钱,你性子太急了。”小雪难得如此正经地说这么多话,她边说,小画边流泪,她又说,“你应该多向小书学习,小书这一路走得多么脚踏实地啊,该做的事情一件也没耽误,经历那么多苦难都扛过来了。这么多年,我就没见过她自暴自弃过。说真的,我真的很开心有这么一个朋友。”

小雪说完,把我们两都揽在了肩膀上,她的语气听上去那样的轻飘,她给我的感觉,她似乎终于得到了解脱一般,她一点儿都不留恋,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叮铛……所以,这才是她不想治病的根本原因啊,她对这个世界,早就没有眷恋了。

也许,叮铛的事情不过是她有意借着发酒疯透露给小画的,她的目的,大概就是希望她走后,刑风能念及和叮铛的血缘关系,能对叮铛有一份责任心吧。

我越想越觉得后怕,越琢磨,越觉得小雪似乎早已是铁了心地想要离开了。一个人最怕的不是穷不是挨饿受冻,而是早已对这个世界丧失了希望,活着成了她最负累的事情。

这场病,也许在小雪看来,似乎是一场解脱。

“小画,以后多学学你姐,我可能来不及参加你的婚礼了,不过你那么漂亮,你一定能找到一个很好的男人。”小雪依旧用那种漫不经心的调调说着,又说,“小书我是放心的,靳言找到她,是他这一辈子的福气。”

“小雪,你别说下去了,我不想听了,这听起来像是在告别一样,我不想听这种话。”小画难过得不行,干脆捂住了耳朵。

我一直没有说话,心里感觉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沉重。往往在这种沉重面前,我不知道我可以说什么,因为我心里压根没有一丝丝的防备。

“你们大姐……她真是一个让人无法高攀的女人,我知道我这辈子甚至下一辈子,都做不成这样的女人了。”小雪对小画的话置若罔闻,又忽然笑了,说,“不过下一辈子,我想努努力,成为小书这样的女人。”

我没有笑,小画也没有笑,我们都明白小雪的这番话里透着什么样的含义。除了叮铛,她已经生无可恋了。一个人一旦对生活丧失了战斗力,便会被无穷无尽的负面情绪所淹没,还没有开始战斗便丢盔弃甲了。一个人最大的敌人,往往不是疾病,不是表面的艰难困阻,而是自身的情绪。

我给小雪收集了很多战胜癌症的事例,我陪着小雪去了她的老家,当快到她家门的时候,她又退却了,她说:“算了,活的时候本来就不被待见,快死了还去打扰他们做什么。”

她执意不想回家,也拒绝吃任何药物,她说她唯一希望的,就是优雅地死去。她的这一生都没有任何选择权,所以她只希望,在死这件事上,她可以自己选择自己如何去死。

我们看着她的头发一天天地脱落,看着她一天天骨瘦如柴,看着她一天天被病痛折磨得死去活来……最后,我再也承受不住地跑去了刑风的办公室找他。

我去的时候,刑风正在开会,我坐在他办公室里等了半个小时。刑风看到我之后便明白我是为什么而来,他淡淡地问道:“小雪现在怎么样了?”

我摇了摇头:“她已经完全放弃了生的希望了,一心求死,把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在过。每天都在笑,但是笑得让人特别心疼。”

“哎……”刑风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需要我怎么做?”

聪明如他,自然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他,所以开门见山地问我。

“你去陪小雪聊一次吧,我觉得她心里还是最听的话。这么多年,她应该一直把你默默放在心里喜欢。”我说。

“好。我先给你大姐打个电话。”刑风说完,掏出了手机打给了大姐,三言两语交代完之后,他对我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我和刑风一起去了小雪的家,我们进去的时候,叮铛正端着温热的米粥一小口一小口地往小雪的嘴里送,小雪吃力地趴在床头,叮铛穿着小学生的制服,脸上一脸的坚韧与隐忍,这么小个孩子,大概明白妈妈要走了,但却愣是不表现出来,一边喂着一边鼓励小雪说:“妈妈,你要加油,因为叮铛也会加油。叮铛会好好读书,长大了让妈妈过上好日子。妈妈,快吃,多吃一口……”

我和刑风站在门边,看着这催泪的一幕,心里说不出的沉重与难过。我看到刑风的眼里噙满了泪花,那一刻,我想他一定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,自己那一年父母双亡的时候的坚强。不可否认,叮铛身上有着刑风的影子,尤其是侧脸,活脱脱像是刑风的翻版……可是从前,为什么我们从没有发现呢?

小雪率先看到了我们,小雪吃力地说:“叮铛,你小书阿姨和刑风叔叔来了,快去请他们进来。”

叮铛扭头看到我们,飞快地放下碗筷,走过来分别拉住了我和刑风的手,刑风浑身都颤抖了一下,这便是血缘不言而喻的那种力量吧。即便之前从未意识到这个孩子是自己的,一旦知道他是亲生儿子的那一刻,心情一定会有巨大的变化,从此无论做什么,这个孩子必定是放不下的了……

“小雪,好点了吗?”刑风走过去,坐了下来。

“还好。”小雪苦笑了一下,看得出来,刑风的到来让她特别开心。

“叮铛,快给叔叔阿姨削苹果。”小雪又吩咐道。

“不用忙了,叮铛,你去做功课吧,叔叔等下有话和你说。现在,叔叔想和你妈妈聊聊。”刑风对叮铛说道,语气里有着微微的颤抖。

叮铛听话地走了出去关上了门,刑风看着躺在床上的小雪,缓缓地说:“小雪,过去的事情我们不提了。我知道你现在最想听到的是什么,这些日子我也一直在想,不管之前是什么样的情况,你们母子两这么多年相依过来不容易。我今天给你一句准话,你放心,叮铛以后的成长我会负责到底,也不会让他孤苦伶仃一个人生活。你还需要我做什么,你尽管提出来,我都答应你。”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

____恪纯____恪纯说:

暂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0)
分享
追书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