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9 Surprise

可就在我自信全无的时候,靳言却“啪啪啪”拍了三下掌,紧接着大家都跟着鼓起了热烈的掌声。有一个姑娘忍不住对我竖起了大拇指,这是告诉我我跳得很棒的意思吗?

我对自己的舞姿心里没底,可是这一片掌声还是给了我一种说不出的肯定和认可,我就这样怀揣着不安的心跳光着脚回到了座位。

靳言站起身来,只见他走过去蹲下身捡起了我的高跟鞋,带着一缕坏笑朝我走了过来。

我以为他顶多会把鞋扔我面前让我穿上,没想到他却蹲在了我的面前,在一片唏嘘声中,把我藏在裙子里的脚握住揪了出来,麻利地分别给两只脚套上了鞋,然后抬头望了我一眼,目光依然不友善,但却让我的心里有种莫名的感动。

就在他重新坐回座位的那一刻,灯忽然熄灭了。

墙上烛台上的烛火微暗,等我再抬头看我们左右两侧的男女时,我惊悚地发现就在刚才靳言为我穿鞋的那几秒钟,他们竟然都戴上了面具!

男士戴上了清一色的白色威尼斯面具,女士则都戴上了清一色的白色狐狸脸面具,全场的服务员瞬间全部消失。一阵风阴森地从门口方向吹来,我一扭头,发现靳言的座位上空无一人。

这么短的时间他就这么消失了?!我头皮阵阵发麻,吓得差点儿从椅子上掉到了地上!

“靳言呢?靳言去哪里了?”我慌慌张张地大喊道。

左右两侧的这些人毫无反应,似乎听不到我说话一样。

微乎其微的烛光岌岌可危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灭,两排白晃晃的面具脸突兀地在黑暗中乍现,我看着这森然如鬼蜮的大厅,不禁冷汗直下。

我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见这两排男女毫无反应,于是健步如飞地朝门口奔去……

我的背部突然被一只大手抓住,我扭头一看。妈啊!居然是一只硕大无比的机械手!

这只机械手的力气超大,它一把把我拽离了地面,缓缓往高空上升。整栋楼黑漆漆的没有灯光,我压根不知道这一片黑暗里究竟隐藏着什么。无边的恐惧弥漫在我心头,我想我这条小命可能等不到2007年的钟声敲响了!

巨大的不安让我忍不住高声哭喊:“靳言,靳言,你在哪儿?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?你是人还是鬼?”

我越想越后怕,我心想他可能真的是鬼!

这一切,根本就不像人能干出来的事儿!

突然,一道熟悉的绿光朝我射了过来,我循着光望去,只见光线的尽头,靳言穿着一身黑色西服站在那里,他的身后有一个如月亮一般的白色光圈。隔得太远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是他双手插兜的模样和我那一次在刑房看到的一模一样!

机械手缓缓把我朝着靳言的方向推进,我目光骇然地望着他,此时的他无论多帅气在我眼里都如同魔鬼,我的心脏已经超负荷运作,我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。

就在我满脑袋乱哄哄瞎想的时候,机械手突然一下把我高高举起,然后呈抛物线的姿态把我朝着靳言的方向扔了过去。

我哇哇大叫,叫声十分不雅。我觉得完了完了这么高摔下去我肯定是成肉泥了,可没想到却稳稳落在了一个人的怀中。

我睁开双眼,靳言的那张帅脸映入我的眼前,他高呼了一声:“Surprise!喜欢我给你的这个新年礼物吗?刺激不?”

一瞬间灯光全亮了,那些俊男靓女此刻都摘下了面具站在我们的面前,面带微笑地望着我们两,靳言得意地看着我,似乎很满意今晚整蛊的杰作。

我智商再不高,也明白我又一次被他耍了!这哪里是什么富二代的聚会!分明是他为了整我的又一次精心安排!

我真是服了!心里气得不行,可面对他那张得意洋洋的脸,却压根生不出气来!

“放开我!你他妈有完没完!老这样整人好玩吗?今天可是过年!”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不禁怒吼道。

“多好玩!你不觉得好玩吗?你刚才的样子可是好玩极了!”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我无言以对,只能用我的目光告诉他我究竟有多恨他!

“喂,你居然会跳舞?你之前怎么从来没告诉过我?”他见我想挣脱,于是紧紧把我圈在他的怀里,好奇地问我。

“这些都是你请来的临时演员吧?不然谁大年三十在这里陪你扮鬼?”我没有理会他的话,看着这些人,疑惑地问他。

“算你聪明!当然了,不高薪聘请,谁大年三十有空围着你转!”靳言懒懒地应声,随后挥了挥手,这些人便都走了。我看到阿松带着他们出了门,可能后来的事情阿松都会安排妥当。

“花高薪就为了干这些?你究竟是有多闲?”我不禁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“我就喜欢看你花容失色的样子,像中枪的小鸟一样哆哆嗦嗦的,太他妈爽了!”他说完,坏坏地朝我的胸上摸了一把,然后贼兮兮地说:“越害怕,这两只小兔子就跳得越厉害呢!”

我瞬间脸被臊得通红。这家伙,怎么什么话都说得出口?!

“害什么羞,你我都老夫老妻了!”他说完,又坏坏地摸了一下。

我简直无语,想挣脱又挣脱不开。一声虚汗,粘死个人。除了能用眼神表示敌意,我压根就束手无策。

“晚餐怎么样?好不好吃?”他一脸贱笑地问我。

“被你吓死了!还以为是祭品!”我嘟囔道。

“哈哈,”不知道为何他今天特别地得意,他说:“吓坏了吧?刚才是不是以为自己遇到僵尸了?”

“你不会真的是鬼吧?”我看着他异常白皙的脸,心有余悸地问道。

“是。”他居然很肯定地回答我,又故作神秘地问我一句:“如果我是鬼,你害不害怕?”

“怕。”我也很肯定地回答。

“好,那我现在开始吸血了!”他低沉地说了一句,突然扑向我的脖颈,我惊慌失措地乱窜,以为他真的要吸我的血!没想到,他只是在我脖子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记!

“这是给你的第二件新年礼物。”他得意地抹了抹嘴唇,笑着说道。

“第一件呢?”我不禁问道。难道刚才那一出就算是礼物?那这礼物还真是另类得很!

“第一件你没看到?”他顿时瞪大了眼睛。

我无比茫然地摇了摇头,压根不知道他究竟指的是什么。

“真是笨呐,在你眼前摆了那么久!”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似乎觉得我智商感人。

“不会是刚才那只猪头吧?”我瞬间反应过来,脸上表情无比纠结地看着他。他是讽刺我笨成猪、所以送我一只猪吗?!

“猜对了!”他居然嘿嘿地笑了起来。

“你妹啊!”我不禁骂道。

他让我起身,随即拉着我下了楼,他说:“你真的那么久都没发现?你没发现那只猪有什么特殊的吗?”

“不就戴了个鼻环吗?有什么稀奇的!”我没好气地嘟囔道。

“鼻环?我的天,我可真服了你!”他哭笑不得,忍不住仰天长叹。

他拉着我走到那猪头的旁边,从那猪头上一把揪下那个看似是鼻环模样的东西,直截了当地塞到我的手里,没好气地对我说:“你自己仔细看看是什么!”

东西放到手上特别地沉,我顿觉诧异,于是拿起来放在眼前定睛一看,才发现原来并不是什么鼻环,而是一只金光闪闪的手镯!

手镯上还刻有十分繁缛的花纹,我并没有细看,只是觉得这家伙的脑袋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做的,居然让厨师把这么一只手镯装在这头乳猪的鼻子上。

这送礼物的方式还真是另类!

“送你的!那么久都没发现!真是一点默契都没有!”他十分不满意地说道。

“谁会把礼物套猪鼻子上!也太奇葩了!”我说。

“猪和你本就是同类!什么奇葩的?”他反呛我。

“我不要,太贵重了!”我重新塞回他的手里。

“又他妈这样!”他顿时不耐烦起来,再次往我手里一塞:“不收,就别想出这个门!”

天底下还有这样非得逼别人收下黄金的傻子!我掂量了一下这金手镯的分量,虽然不知道价格几何,但再傻也明白是好东西。既然他这么客气,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随手往兜里一揣,嘴上却得了便宜还卖乖地说了一句:“下不为例!”

“下不为例个屁!看哥的心情!”他吹了一声口哨,朝大门外走去。

“喂,干嘛去啊?”我见他要走了,连忙跟了上去,这鬼气森森的地方,我可不敢久留。

“陪我喝酒去!”他伸手一把把我捞进了怀里,带着我冒着寒风钻进了车里,对阿松说回去本色娱乐会所,随即把我再次带回了本色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

____恪纯____恪纯说:

暂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0)
分享
追书 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