额头

“你来做什么?给我滚!”说着屋里便又传来东西破碎的声音。苏荷叹了口气,也只能无奈的说道:“浅浅,饭我放在门口了,你饿了吃就可以了。那…我先下去了。”

这次连白浅的声音都没有,能回答苏荷的只有砸在门上破碎的东西而传来的声音。苏荷擦了擦眼泪,她现在可不能倒下去,既然男人靠不住,那就只有靠自己了。钱才是最重要的,她自己的公司也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,实在是没有心情和精力再去安慰白浅了。她已言尽于此,只能寄托于白浅能早日明白她的苦心。

房间里白浅见门外久久没有声音传来,悄悄打开了们。苏荷早已离开了这里,门外只有托盘里剩下的,早已冷掉的饭菜。白浅不明白,她今日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为什么没人来安慰她?她还受伤了不是么?白浅本是想把饭菜也直接踢出去的,可惜肚子不答应。虽然凉掉了,但味道还是没有变化的。白浅把托盘拿回屋子里,这才发现她的房间现在似乎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。简直是一片狼藉,连白浅自己都看不下去的。

“李婶!”

“哎哎哎,二小姐您叫我啊。”李婶早就把收拾的东西准备齐全了,毕竟每次白浅一发起火来,再进去屋子里时肯定是没眼再看的。她现在就等着白浅叫她进去收拾的,免得到时候动作慢了,这位二小姐又把火气发在她一个老婆子身上。

“李婶,把房间给我收拾一下。我希望我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,你懂么?嗯?”白浅说完嫌恶的看了眼李婶就继续下楼了。

打开房门,李婶见怪不怪的收拾着各种残骸。心中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二小姐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,就算白家有钱也不能这么随意挥霍吧。而且她这个老婆子也受不了这三天两头的摔东西又收拾了啊。

吃过饭的白浅心情好了很多,觉得等白贺回来一定要狠狠敲诈一笔他的,才能弥补刚刚自己所受的委屈。苏荷也是,自己受了伤居然连句安慰都没有?药膏也没有送,难道自己还不如白瑶么?

白浅一边想着一边站了起来走到镜子旁边打算好好看看自己的样子,这一看不要紧,才发现她的额头整个都紫了。似乎是那时候白贺推了她导致她的头磕在了地上形成的。白浅摸了摸,疼的要死。不过还好额头什么的可以用刘海遮起来,不然她就真的没法再见人了。

白浅看着镜中自己额头的伤口不由得想到了白瑶,白瑶脸上的伤似乎就是抹了苏荷的药膏才好的那么快吧。今天再看居然一丝痕迹都没有了。还算白瑶她有点眼力劲,知道主动给自己。不过她也配用这么好的东西?

白浅拧开了药膏的盖子闻了闻,果然是好东西。她就知道自己母亲从来都是偏心眼的!给白瑶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也不知道给她一些么?白浅决定了,今天她就要把这一整只药膏都用完,然后再管苏荷要一只新的好了。毕竟白瑶都用过的东西,再好她也还是会嫌弃的。

手机用户:m.shuhuanghuang.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!

镜中人镜中人说:

暂无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我要评论(0)
分享
追书 目录